返回第四百二十五章 北方的冻土第1页  大魏王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五章 北方的冻土(第1/2页)

“平州一带,每天最少死数百人。”邓四海将腰间的酒壶摸下来,大大饮了一口,眼中怒气明显:“都说大魏天子是百姓官家,他可曾将百姓真的放在心上”

    邓文俊也是呼出一口郁气,接着道:“民夫的肩膀都要磨穿了,官吏还是不停的鞭打杖责,因为害怕误事失期,被朝廷严罚。地方上已经穷苦不堪,便是厢军将士也是要困苦不堪,我上次去平州,大约一个军的厢军差点哗变,后来是调来禁军弹压了下去,我当时和李枢使说,要是严罚,怕是厢军人心更加不服没别的原因,很多厢军都是和民夫干一样的活,还拖欠军饷,厢军要能服气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禁军左中右三路,左路李健部最为轻松,除了驻守晋州平州无别的事,只就担一份上阵名份,等着分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硬仗还得岳峙,李友德他们打,李恩茂也无甚本事,持身不正,自诩风流,每天在大帐和幕僚饮酒为乐,根本不理军务。”

    两个海盗头目越说越气,大魏文恬武嬉已久,身处其中,或是在庙堂高处的人未必能有很深的领悟,百姓士绅,看的出来的多,敢放言无忌批评的少,只就是半个局外人的王直部下,身处其中,又游离其外,反而看出来更多的毛病,而怨恨也更深了。

    王直不得不止住两个部下的话头,等身后安静了,这个曾经的海盗王者才背着手走出船舱之外,他们在海船上已经好几天了,眼前的大海蔚蓝而辽阔,海面相当平静,对见惯了南方海域的海盗王者来说,这一片海域就是他理想的养老之所,美丽而宁静,但北伐战事一起,王直才感觉到,此前的宁静就是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就在不远处,可以看到的黑沉沉的土地上,一场决定华夏命运的大会战就要展开了。

    双方动员的人力会超过二百万人,直接交战的将士会有好几十万,鲜血会浸染大地,骸骨积于野,无数父亲,儿子,丈夫会埋尸于此,或是暴尸于此。

    战马和勇敢的男子会一起呼啸着冲向敌军,矛矟如林,鲜血喷涌。

    无数人和马会悲嚎,受伤,死去。

    如林的矛矟,坚固的盾牌和甲胄,人类用尽一切办法,创造出来足以伤害和杀死同类的武器,也希望能保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每个壮年男子都会有强烈的自信,自己能在残酷的战争中存活下来,他可能手持长矟,身披重甲,身上充满力量,四周是同样强壮的伙伴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可能死去,甚至包括那些管军大将,包括东胡人的万夫长和台吉们在内。

    黑沉沉的土地和大海一样辽阔,不熟悉平原的王直感觉大地才更值得敬畏。海上的弄潮儿都不太喜欢太宽广的大陆,那叫他们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王直在明州长大,从小在港口厮混,明州多山,近海,而眼前的辽海一侧,明显是更加广阔,深广无边的大陆。

    这是辽阔的,宽广的,深沉的,也残酷的大陆。

    冬天时王直曾经悄悄策马在岸边经行,在靠近大魏关门的地方,东胡人在冬天不会出现,他们多半聚居在旧营州,在辽阳一带是他们的腹心之地。

    王直向北跑了两三天,几十个护卫策马跟着他,几天几夜,他们一直在陆地上奔走,感受着这一片大陆冬天的残酷和可怕。

    到处是山丘,冻结的河流,一望无际的黑土在冬季成了刺眼的白色,到处都是洁白,深过人膝的雪地,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,少量的房舍早就成了断壁残垣,没有道路,林木都是光秃秃的,山上也是看不到丝毫绿色。

    王直常年生活在南方,哪怕是冬天最多有一场小雪,根本不需在意,而在南洋一带时,冬天也和大魏的夏天一样炎热,根本没有四季,只有夏季一季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王直他们才感觉到天地之广,看到了别样的景致。

    后来王直他们和人打听,才知道他们在关门外的土地是辽西走廊,一片狭小的平原地,往北方,连续走上两个月才到东胡人的边境,然后向北最少骑马走半年,穿过无数的河流,林地,平原,山丘,才可以看到极北之处的冻海。

    那里更宽阔,到处是冰结的大地,无边无际,无有尽头。

    想以想象在那里生活的人们是怎么过活的,漫长的冬季,到处一片洁白,不见生命的踪迹,到处都是冰冻的土地,用凿子都得费大力气才能把土地凿开。河流是冰冻的,树上挂着冰挂,没有鸟兽,看不到绿色,在这种广袤的天地之下,是零下三十度左右的平均气温和无边无际的死寂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生活,狩猎,春夏捕鱼,秋冬射猎,男子做这些事,妇人们缝补鱼皮和兽皮当衣袍,采摘野果,丰年部落能产下婴儿养大成年,荒年就好多年养不活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是无比残酷的大地,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会养成多么坚韧的性格,又有多么可怕的意志,还有多么强悍的身体

    在这里崛起的女真人以两万人破契丹五十万大军,势若破竹,无有敌手。

    后来北虏兴起,女真和契丹等诸部融合,二百多年逐渐形成了现在的东胡,拥有这片大地上最好的战士。

    他们的骑术不逊北虏,而战士经过更严苛的战术战阵训练,他们比北虏更强悍,更坚韧,更勇武善战。

    他们的重骑兵不逊西羌,战甲稍逊,西羌人可以从西域,中亚,西亚获得铸甲技术,或是现成的良甲强兵,而东胡人则是自己锻打,他们的精铁兵器也并不逊于大魏的禁军将士手持的兵器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大魏富足,但可以动员的将士数字也有三十万人,这些人大半是纯粹的战兵,也有少年从军的补充兵,因为他们是纯粹的骑兵,每次都能利用机动优势,将魏军禁军调动的疲惫不堪,难以守御。

    他们的动员能力,上下体系,基本上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,汗令一下,海螺号声一响,从各个百夫长的村落冲出无数披甲骑马的战士,自备长矟,弯刀,直刀,直剑,长刀,巨斧,铁矛,自备弓箭,一般都是双弓,长大的步弓和轻短的骑弓加上两到三个箭袋,装满了扁平箭头的重箭和三角箭头的轻箭。

    他们汇集在各自的村头,然后被千夫长引领到万夫长,一般是贵族台吉们的军旗之下,万夫长之上有大翼长,一般是与大魏交锋之时,东胡大汗会将军队分成左中右三翼,各几个万户,有一个大翼长统带。

    王直在此之前,并不感觉东胡有多可怕,反而奇怪大魏禁军和敌人纠缠了几十年。

    当他踏上冻土,走在齐膝深的雪地里时,眼前突然浮现出极为可怕的画面。

    无数面黑色的军旗之下是甲胄染成黑色的铁骑,他们出现在雪白的地平线上,开始是一个个小点,象撒落在地面上的胡椒面,然后他们越来越大,象是海平线涨潮时的涨水,海天一线,带着无比强悍,叫人起不了抗拒之意的气势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那些骑兵,这一片白山黑水,都是叫人惊叹,畏惧,害怕。

    和这样的强敌抗拒,也怪不得大魏耗尽了所有的资财,一直在流血,战败,交战多次才能打赢一次。

    整个北方大地,到处都是残破的战场,到处是骸骨,破损的兵器,倒伏的战马,一个村寨,在远处看还很正常,走近了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