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四百二十六章 未来第1页  大魏王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未来(第1/2页)

“大帅。”徐行伟抱一抱拳,笑道:“有什么见教”

    “你对筑前屯之事怎么看”

    前屯就是李友德现在所处的地方,距离关门不到百里,大军的粮草有相当部份就是王直的船队运送过去的,所以王直也是极为关切。

    “前屯靠海很近,距离关门也是畅通的平原,运输来说,水陆皆宜。而缺点就是在平原上,遇到敌袭,无险可守,只能拼命筑城。但会战的时机,并不在我,而在于敌。可堪欣慰的就是我军主力距离前屯很近,骑兵半天就能赶到,步兵一天也能至。如果虏骑想在这里会战,我想会是招讨使兼各路兵马总管李大人最想看到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直很是赞同,大为点头,应和道:“我看的出来李大人就是想在关门附近打一仗,这一仗最好在入秋前后打,东胡人也要种地,他们的骑兵也要有粮草供给,把几十万壮丁拉出来供应大军,东胡人也得哭要是这么拖下去,东胡也难。最后演化成在关门附近打会战的局面,大魏禁军在临山靠海的平原地方和对方打,胡骑犀利,可是魏军结厚阵,正面堂堂迎敌,纵不能大胜,打成消耗战,东胡人还是受不了。至于筑旧锦州城,一路推到大凌河,朝堂上的诸公还有天子是想当然了,敌骑在侧,怎么筑城推到几百里外的锦州和大凌河打,我军的后勤粮草压力便上来了,几十万大军每天的吃穿用度粮草箭矢兵器药材,大魏国力虽强,亦不容易供给啊。”

    徐行伟脸上也显露敬佩的表情,眼前这个老海盗也不愧是纵横七海的大人物,在关门这里不过两三个月,居然把大势也是真的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惜朝中诸公,估计能体悟到李国瑞用心和打法的怕真的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回你本人。”王直顿了顿,看着徐行伟道:“你在这里事情不多了,你是回行营那里谋个新事情做,还是回福州去”

    徐行伟目光沉毅的道:“行营这里,原本我是打算留在这里效力,我有两个好友现在就在军中效力,是我和明达的同年进士。但以我在北方禁军毫无根基,加上这几个月未在军中统带部曲,临战之时叫我任一营主将,就算李大人放心,我本人都不敢去做这样的事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王直颇为欣赏的道:“很多人便是敢硬着头皮做不该做的事,子张你的决断很对,临阵易将是大忌,将士们不会服你,同僚也会排挤,上司不敢信任,这个时候去北伐军中,不是好选择。那么,你回福州去”

    “以家父在福州的人脉,在禁军中替我谋个营统制也不难。”徐行伟笑道:“不过此路我也不打算走,不瞒大帅说,我家三代人,想的就是能够封侯,重归宗室族谱,若按部就班的上升,此生怕是封侯无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徐氏宗室子弟,我知道的。”王直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打算去东藩了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徐行伟道:“东藩诸事草创,此次大战,明达封亲王,将士们都会立功受赏,这一次机会我算是错过了,不过东藩明显还会有大战要打,此时回去,尚不算晚。”

    徐行伟已经接到了徐子先的信,当然写信的时候徐子先还没有获封亲王的消息,信使是跟着北上报捷的使者一起走,到了登州信使坐船到平岛,又到舰队找到了徐行伟。

    徐子先已经能确定东藩将来的局面不小,所以劝好友不必在北方耽搁,宜及早返回东藩。

    徐子先当然不可能明言北伐会惨败,但徐行伟现在的理由也是徐子先劝说他的理由所在,临战之时任军中一营主将,这个机会不管是李国瑞或是岳峙都不会给,留在北方,无非就跟着混军功资历,此前徐行伟已经混到不少,底下会有更艰苦,旷日持久的大战还会耽搁很久,胜负难料,不能上阵杀敌,只在总管大营厮混,毫无意义可言。

    徐行伟当然立刻被打动了,东藩的大胜已经叫他心神不宁,他感觉错过了一次好机会,如果再不返回,恐怕很难融入到东藩的体系之内。

    徐子先也是这样劝说的,东藩的军队要在年前大幅度的扩张,徐行伟可以先任一司主官,负责行政事务,和诸多将领和将士们熟识,然后再兼任一军都统制,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整个过程,无非是几个月时间,是到东藩任一司主官和未来任军都统制,还是到福州混资格,这还是用考虑的事情么

    东藩将来必定会有更大规模的战事,徐行伟了解徐子先的雄心壮志和抱负,他本人也是一样。另外就是大势所然,有心人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王直说道:“子张你也看出来了刘旦,颜奇不过是蒲行风的棋子,他们是惨败不假,但蒲行风是一定会再来。要么等他来,要么便是去找他,这一场大战,虽然还能拖上多年,但拖的越久,局面对你们就越不利。蒲行风身后是满刺加,是莫卧尔,是叶尔羌,是天方国这些大国,蒲家也是天方的大世家,其在海上扩张,天方诸国一直在给他钱粮和人员补给,他的战舰损失一艘便补一艘,若不是这些年天方人被欧罗巴人给拖住了,蒲行风早就拿下马六甲,灭三佛齐和兰芳,真腊,暹罗,占城,安南各国了。再拖几年,等他灭了三佛齐,最少有战舰千艘,人员十几二十万,到时候过来,我怕你们真的顶不住。连大魏也不好顶,东南和广南地方,怕是不一定能保的住。”

    徐行伟面色凝重,王直的说法也是东藩,甚至是福州方面的最大担心。

    蒲行风真的来了,谁能抵挡

    不要说五个军的禁军,就算是五十个军,也未必能挡的住。

    朝廷在江南和东南两广,加起来最多二十多个军,五十个军根本不可能,那要动摇北方的根基,防不住东胡,也制不了流寇,那会动摇国本。

    真的有那样的局面出现,大魏北方受困,内部流寇肆虐,东南陷于海盗,徐氏祖庙,真的不稳当了。

    徐行伟是宗室苗裔,当然也是不愿看到有这一天,当下只是对王直道:“君子惟有自强,方可应对八方来风。”

    “壮哉斯语。”王直道:“老夫是希望看到你们有大破蒲行风的那天。我辈是不成了,大魏从诸国之首,落到被蒲行风此辈横行,也是吾辈无能,现在吾老矣,看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王直说话时,卢文俊,卢四海,卢七等人,俱是面露愤色。

    王直的归隐,和他自己的情形相关,也是和蒲行风不断的压缩魏人海盗的生存空间有关。颜奇,刘旦等人是一直受到蒲行风的支持,王直则是被一直打压,提防,偷袭。这也是康天祈急欲和南安侯府合作的原因所在,因为王直内附之后,蒲行风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康天祈。虽然蒲行风一直在用合作的态度招揽康天祈,不过康天祈的压力也是与日俱增,是合作,还是敌人,蒲行风现在还不会这么逼迫,但这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邓文俊和卢四海等人,对蒲行风的行事手法,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卢四海道:“等将来你们和蒲行风那杂碎开战,算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邓文俊也道:“也能算我一个,此等人若染指大魏,我华夏将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其实私交不差,王直也在一直调和,但对外行事总是各有主张,很难一致,这一次对蒲行风的事,两个海盗大头目算是罕见的有志一同。

    王直点了点头,刚欲说话,关门处却是传来一阵叫嚷声响。

    众人不语,等过了一阵子,有人敲鼓,接着有一队军士在关门上出现,手中提着木笼样的事物,接着他们将木笼悬挂在关门处,又是一通鼓响。

    “悬首示众啊。”有海盗算内行,叫道:“是不是颜奇的首级到了”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