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九章 三个男子第1页  大魏王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九章 三个男子(第1/2页)

三个男子站在树下,一刻时间过后,老妇叹息一声,却是醒了过来,脸色也好看的多了。

    孔和坐在母亲身边,替母亲打扇子解热,眼中含泪道:“母亲,以后不要在屋中纺织了,儿子无用,母亲想贴补家计儿子也知道,但若是母亲有三长两短,儿子愧悔终生,哪里还有脸面再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孔母含泪应了,答应不再过于劳苦。

    孔和安顿好母亲后,送徐子先和李仪出门,到院门外兜头一揖,起身后才道:“世子大恩,无以为报,只能去别院赴任,只是在下奇怪,别院也没甚帐目可言,为什么要叫在下去理帐呢?”

    “孔兄到了就知道了,确是有事拜托。”徐子先并不明说,孔和也不追问,将两人送了几十步后,又转身回去照料母亲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个孝子,可惜就是不知变通。”李仪感慨道:“要是收受一些好处,怕是早就发达了,娶个妻子回家伺候娘亲,也不至于出现今天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徐子先微笑道:“我倒是觉得这般秉性的人,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李仪闻言微微一征,继而摇头笑起来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沿路的商旅还是很多,有些往别的州去,大半的商人却是从街道往南安泽镇,也就是往福州府城而去。

    徐子先目光闪烁,心中若有所思,一时间竟是呆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又回到别院,分别之时,李仪拱手道:“不料世子居然精通歧黄之术,看来以前真的是小觑世子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先道:“李公千万莫这么说,中暑之后如何施救,悬铃游乡的游医怕都是知道,只不过偶然翻看医书看到了,倒不是通什么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世子近来看书颇勤。”李仪不再多说了,笑眯眯的又拱了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徐子先心情也是不坏……孔和看样子就是一个精明外露,行事有原则,有章法的干练之人,能得此人效力,好似玩游戏时意外寻访到了一个可用的人手。

    自己前世的回忆中这般人才不少,但最近能招致到府中的最多只有两人,其余的大才都很难投效于自己。

    可没有什么王霸之气一抖的好事,现在自己有的只有穷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起风了,堆在天边的灰暗云层有若实质,天气骤然暗下来,风吹在身上带来阵阵凉气,令得徐子先感觉暑期尽消,身上的汗水都被吹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傍晚前他又照常练箭,四周的庄户人都看的多了,也不以为怪。

    收箭之时起了风,猛的吹过来大片黑云,看来这一场雨可是不小。

    在他收箭时有两人自背后而来,故意隐藏形迹,步履声很小很细微……但徐子先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脚步声响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练箭三个多月,不仅射术大为长进,体力,臂力,腰力,还有精气神都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    古人没有太多健身器械,但亦有万夫不挡之勇的勇将,武术就是杀人术,一个人如果被人从身后逼近尚无察觉,那还称什么高人……

    徐子先没有想太久,李诚父子已经隐然成了威胁,他也须处处小心,以防这父子二人狗急跳墙……

    他霍然转身,手中大弓拉开,箭矢搭于上,长大的军用步弓稳稳张开,一支箭头扁平的箭矢已经搭的很稳。

    这就是重箭强弓,百步之内、射中人的要害一样致命,六十步内可以破轻甲,深入人的肌里,四十步内,就算是重铁甲一样能射穿,虽会被铁甲挡住大半力道,一样能令人筋骨断折。

    在火器大规模运用之前,死于弓箭之下的人也是不知凡已。

    “徐明达,你要害人性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多久不见,这厮怕是疯了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惊的尖叫起来,一边闪避,一边手舞足蹈,当然也是在控诉徐子先的行径有多么恶劣。

    徐子先笑起来,将手中弓箭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俱是他的好友,一个是徐行伟字子张,五世出宗室的“国姓世家”出身,身长而壮,是一条魁梧的汉子,已经中了武举,待时日到了就会赴京考进士,一旦得中,就有了官身,境遇会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另一位是魏翼,字燕客,长身玉立,翩翩少年,气度仪容俱很出色。其祖父辈由真定府被朝廷派到福建路当官,一当二十余年未曾离福建路,后来就索性留在福州安了家,也是福州府城中的官宦世家子弟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