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七十章 天神……怎么会死?第1页  剑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七十章 天神……怎么会死?(第1/2页)

“乌尔勒额图是谁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,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田谕先是怔了一怔,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心底一阵狂喜,抬起头来,果不其然,看到了那个“若无其事”,蹲在自己身旁,缓慢擦拭面颊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死”

    田谕的声音有些发涩,他惊叹地看着宁奕,先前没有发现,这个瘦弱的家伙,体魄竟然如此强大,宁奕上半身的衣袍都在雪龙卷中被撕破,腰间扎着一条布条,肩头、胸膛、腰腹都是赤裸的,展露出不多不少的肌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身上的肌肤竟然泛着淡淡的金灿光彩,就像是南方那些人口中的“圣佛之象”,灿若神灵,或许是一人独抗雪龙卷的那副景象太过震撼人心,给田谕一种心理暗示,如今他再看宁奕,一眼看去便不是凡夫俗子,也不知当时是怎么“鬼迷心窍”,把这个天神下凡的猛人看扁了。

    田谕讷讷揉了揉脑袋,他意识到自己言语之间的不妥,反应过来之后,这个男人神情严肃起来,恭恭敬敬以双手撑地,以额头叩击湿土一下,沉声道:“多谢救命大恩”

    宁奕被忽如其来的叩首吓了一跳,他从那场雪龙卷过境的狂潮之中走出,神念轻松找到了这里,对他而言这哪里算是什么救命之恩

    这些“陌生人”对自己施了援手,自己这是报答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,江湖深浅,人心善恶,这两样东西,都是无法去探量的。

    在西岭求存,在妖域行走,从小到大,宁奕从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,但唯独这一次在意识昏迷的情况下,遇到了“好心人”。

    他沉默跟着队伍前行了好几日,发现这些年轻人也只不过对自己表达出了“排斥”的情绪,自己一个外人,占用了不少的资源,他们有这个反应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把自己逐出队伍,宁奕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然而这群年轻人,一路上骂骂咧咧的,却并没有哪位“好心人”,在某个月黑风高的雪夜,趁自己“睡着”把自己开膛剖腹,然后掷出队伍。

    宁奕沉默片刻,他的余光里,瞥见了一大片身影,这些人原先站在河流下游,一些年轻的妇女,好些个受了伤的青壮男人,还有几十个孩童,这一片身影在田谕跪下之后,都纷纷跪了下来,双手抵在湿土之上,额头叩在地上,发出不轻不重的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一片肃静之中,他看见了那些女子眼角的莹润泪光,这场天灾的忽然来袭,其实可以带走这里所有人的性命因为他的出现,这些人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宁奕轻轻吐出一口气,心底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一片跪伏的身影之中,唯独那位“先知”没有叩首,而是将一只手轻轻搭在胸口,微微揖礼。

    这是“大隋”的礼仪。

    宁奕神情凝重,这位老人当初在雪龙卷过境之后捡到了自己,他以这道礼仪还礼,拿着中州的语言,轻声问道:“先生出身在大隋”

    田谕和高骅听不懂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有些惘然,这不是草原古语。

    这个“陌生人”,不是草原人

    河流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老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先知柔声道:“自幼在天神高原长大,已有一百余年,只不过幼年时候,遇见过一位大隋的圣人,驭剑而行,仙风道骨,那位先生自称是游历天下的散仙人,教我识了大隋那边的文字,还教我一些道理,停留了小半年,之后继续游历,此后再没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宁奕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赵蕤先生,留下来的那一部东岩子游记,字里行间,曾经提到过“散仙人”这么一个称呼,只不过其中涉及天神高原的种种事迹,并没有提到他教人识字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试探性问道:“您之所以救我”

    老人神情有些缅怀,他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我觉得您有些面善,身上虽有杀气,却不像是北方的大妖,占了一卦,卦象是吉。”

    宁奕笑了笑,不再去追问细节,也没有去提自己老师是赵蕤的事情凡人能活一百余年,已经殊为不易,这位老人还学会了大隋的占卜之术,只不过他的记忆恐怕都模糊了,即便真的提及,也记不清自己老师的模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便是一行人收拾行李,收集资源,田谕和高骅去狩猎一些野味。

    宁奕与先知二人登上车厢。

    “乌尔勒额图,是两千年前,草原上的统治者,也是两千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