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九章 教你杀人(三)第1页  剑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九章 教你杀人(三)(第1/2页)

回去以后,宁奕忍着疼痛擦拭了一遍身体,裴烦心疼地替他清理了一遍伤口,细细敷上了草药,身上裹了三圈绷带,尤其是背部和腰腹,捆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接着宁奕倒头便在客栈里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苞谷堆外面的那场厮杀,脱力的抬刀,劈砍,逃窜,飞奔,一幕一幕,定格卡顿,在脑海当中不断的回掠。

    梦魇当中,宁奕麻木地奔跑,耳旁两侧......有人高呼,有人狂笑,他只能持刀不断劈砍,刀锋越来越快,砍人像是砍柴,咔嚓的脆响声音之后,所有的痛苦从伤口当中喷薄而出,鲜血瀑撒,染红了视线。

    最后宁奕停住了脚步,抬起双手,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裹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呼,呼......”

    睁开眼的一刹那,沉重的喘息响起,像是跌落万丈深渊,摔在桥索之上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在梦中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身在现实当中。

    宁奕吃痛的闷哼一声,他赤裸着上半身,躺在床榻上,捆敷伤口的草药和绷带,都被汗液打湿,脑海一阵酸涩,恍若隔世,四肢再也没有一丝动弹的余力。

    胸口有轻微的压力。

    他目光瞥见了趴在自己胸膛起伏打鼾的少女脑袋,碎发披散,发丝在鼻尖轻轻骚动,温馨而又美好。

    杀人的画面......只是梦啊。

    宁奕没有动弹,就这么静静躺着,享受着难得的宁静。

    他侧过头来,看着窗口撒来的斑驳阳光,心想自己竟然昏沉睡了一整天,已经到了第二天的黄昏?

    丫头睡得沉,看来是累极了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的轻微的开门声音,宁奕努力坐起身子来,看到了一身黑袍的徐藏,背着细雪,拎着食盒,将湿漉漉的黄纸伞收起,随意立在门口一侧。

    裴烦醒了,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,嗅着鼻子,道:“好香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叫花鸡,焖猪蹄,卤牛肉,老鸭汤,猪肉大包......”徐藏将四五个食盒堆在木桌上,香气扑鼻,他笑眯眯道:“宁奕,别流口水,这是给丫头吃的,你只有吃包子的份啊。”

    宁奕信以为真,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裴烦立马鼓起腮帮子,怒道:“姓徐的,你要是不给宁奕吃,我就不吃。”

    徐藏笑着说了一声不敢不敢,看着两道身影飞奔过来,连忙让到了一边,啧啧感叹道:“真是......猛虎扑食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!”宁奕吃了一口叫花鸡,眼神发光,扯下一个鸡腿给裴烦。

    少女小心翼翼咬了一口,两眼冒星星,道:“哇......真香。”

    徐藏看着少年少女不顾仪态,围在桌子一旁风卷残云,觉得有些别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孤家寡人,单剑天涯。

    现在屁股后面跟着的西岭穷小子,似乎没那么讨厌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算起来,那个穷小子并不穷......至少自己还要靠他来养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徐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幽幽道:“那天在苞谷堆,你喊我什么?”

    宁奕头也没抬,道:“杀人狂魔啊。”

    徐藏沉默,道:“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宁奕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你说徐藏是你的半个师父?”徐藏看着宁奕,平静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你的师父?”

    宁奕停下撕扯鸡肉的动作,茫然看着披着黑袍,此时面色无悲无喜的男人,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周游要想收自己为弟子,徐藏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徐藏说要教自己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。

    徐藏还说要教自己杀人。

    苞谷堆那天,算不算已经开始了?

    如果不算......那自己和徐藏算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宁奕下意识咀嚼着鸡丝肉,就着一口泛着油花的鸭汤,咕咚一声,郑重道:“您说要教我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徐藏说道:“杀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昨天你已经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弱的怕强的,强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”徐藏看着宁奕,道:“杀人是一件不要命的事情,你把命豁出去了,你比所有人都要狠了,你就可以镇住他们,然后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宁奕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不是宁奕听的第一遍了,他不是蠢人,知道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去清白城铁匠铺谋生的时候,铁匠对自己说,打铁的技巧......你已经学会了,不要在我铺子待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宁奕只待了一天,他抡动铁锤干了一整天的活,什么都没有学到。

    他是个只知道全力以赴的少年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打铁需要学十年功夫。

    杀人需要更久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