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四百二十六章 未来第2页  大魏王侯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未来(第2/2页)

“多半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见过他”

    “老子见过,这厮矮壮,黑,圆脸,小眼,大胡子,瞧人的眼神冰冷冷的,就象是一条黑蛇,他娘的,他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魏人当海盗,抢到东西未必就要杀人,颜奇抢别国人还有放一条生路的,遇到咱们大魏的商船,一定抢船杀人,他娘的,我早就想他什么时候有今天,这报应来的还真快”

    喧嚣声中,王直令几个见过颜奇的海盗划小船上岸,前去鉴别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前去的几个海盗笑嘻嘻的折返回来,上船之后便道:“大帅,是颜奇没错,两眼还圆瞪着,不过臭的厉害,已经快烂了。”

    颜奇的首级在传递途中是用冰块包裹,防止早早腐烂,但在悬级时不可避免的要受烈日暴晒,已经十几天下来了,当然是快烂了。

    旗舰上的海盗都是兴高采烈,对吕宋二盗,这些魏人为主的王直部下实在缺乏好感,甚至巴不得这厮早死。

    颜奇怕也是万难想到,他这么一个吕宋大盗,居然有一天会在大魏最东北的关门悬首示众,就算是其做恶梦也没有想过的情形,居然会真的发生。

    谁敢相信和想象,这么一个南洋海面上的海盗王者,他的首级会悬在山海关的城门上方呢

    “我心里也很高兴。”王直最后对徐行伟道:“我巴望着在我死之前,能看到蒲行风的首级也能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明达说过。”徐行伟则道:“若是有一天叫蒲行风授首,他的首级,一定要悬在漳州城头示众”

    “难以相信,难以想象,哈哈,哈哈哈。”陈正志笑的几乎止不住自己,就这么狂笑着一路进了后宅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不少妇人丫鬟都穿着很单薄,陈正志这种已经成了亲的男子是住自己的院落,侯府的后宅已经很少过来了。

    很多小丫鬟红着脸走避,陈正志也不在意,陈文珺的住处花木茂盛,到处都是盛开的花树,整个院落都有一股草木花朵散发的清香。

    陈正志在小妹的精舍外叫道:“小妹,小妹,赶紧出来了,父亲,二叔,三叔,六叔,九叔他们都来了,要给你见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。”陈文珺走出来,秀美的脸上有些嗔怪之色,她道:“你快当父亲的人了,怎么这么不稳重,你在胡说些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陈正志先不答,看着妹子,笑嘻嘻的道:“你在绣被子”

    陈文珺面色微红,说道:“你明知道还问”

    女子出嫁,如果有翁姑的话,福州这里的风俗,新妇过门,第一天早晨照例要早起给翁姑请安问好,然后第一天考验的是厨艺,以奉敬早茶和早餐开始,如果新妇做的好,当然会获得赞扬,翁姑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如果做的不好,虽然不便给新妇难堪,但遇到心胸不那么开阔的婆婆,摆脸子给新妇看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封建社会,不孝敬父母,只要父母出告,按律可以按儿子和媳妇绞刑的时代。遇到难侍奉的婆婆,再不精于内事,新媳妇的日子可就难熬的很了。

    除了厨艺,女红也是重要的考核目标。小农经济下,男子要做田地里的体力重活,做饭洗衣服这是妇人的必须活计,此外就是料理菜田,种菜养鸡,也是当家媳妇的事情。还有纳鞋底,制鞋,剪窗花,糊窗纸,当然还有缝被褥,给一家人纺制制衣服,做的好的,精致,漂亮,结实,一家子男女老少穿出去精神体面,这家的媳妇就被众人夸赞。

    若做的不好,针脚粗疏,裁剪混乱,那自是要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陈文珺当然不必亲自做家务,昌文侯府除了丰厚的陪嫁之外,最少有十来个仆妇和贴身的丫鬟跟着一起到东藩去,东藩也有不少仆役伺候,只是女红是女人最基本的生活技能,特别是福州的贵人嫁女,别的东西能代做,新婚时的被褥还是最好由新娘子自己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个。”陈正志知道小妹害羞,虽然对徐子先无比满意,也交情深厚,不过看到最小的妹妹就要出嫁,陈正志心头也是一酸,当下笑容也敛了几分。但他很快又开心起来,笑着道:“你若不知情,我给你卖个关子,先随我走吧,父亲他们真的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东藩又出啥事了”陈文珺心中一沉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罢。”陈正志笑道:“你看不出来是大好事人家都说我小妹秀外慧中,我看要出嫁的女子多半都变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傻。”陈文珺心中一宽,高兴起来,但还是白了兄长一眼。

    陈笃敬几乎是勉强自己坐着,要不然也会和那个没出息的儿子一样,听到消息就大呼小叫,简直不成体统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诸多兄弟子侄,一个个其实都掌不住了,李明宇和徐子先交情不差,早就相识,这个曾经的大才子,现任兴化军观察使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杨复,陈正志,这些年轻辈的就是高兴的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陈笃光,陈笃名,陈笃礼,陈笃中等老一辈的,勉强按下过于兴奋的情绪,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议论,没有一个人能保持静气,安然坐在椅子里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陈笃敬毕竟还是大家族的族长,勉强能端坐着不动,虽然按他实际的心思,也是想站起来放声大笑来着。

    和南安侯府结亲的时候,昌文侯府不乏反对的,毕竟徐子先的南安侯府崛起虽快,势力虽强,前景可期,但毕竟是根基太弱,怕是不能持久。

    当时反对的声音有多大,现在被嘲笑的声间便是有多大。

    被掀开老底的人也并不恼怒,脸上一样还是挂着笑容,京师里的消息一传回来,昌文侯府就是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南安侯徐子先封亲王,任副大都督等诸多官职,可想而知,南安侯府,现在叫中山王府会在福建路抢夺更多的利益,获得更大的权力。

    以赵王的才干,威望,德行,就算徐子先只是普通一国侯的时候,都能和赵王三分天下。

    现在徐子先成了中山王,赵王如何是他的对手

    天子不给王爵美号,赐中山二字下来,无非就是恶心人的小手段,并不会有人当真,难道一个王号能影响到福建路的未来,能使赵王真的吞并中山

    开玩笑罢了

    “中山王府,”陈笃光一本正经的道:“老夫感觉必定会压过赵王府,这不必多谈。可能几年之后,天子就得把赵王迁到江陵去养老,反正他也做不出任何象样的事,留在福州,凭白给天子丢人。老夫还有一种感觉,中山王的威望,权力,还会超过当初的齐王,虽然没有什么证据,但老夫就是有这种感觉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花厅里人很多,不少人都赞同陈笃光的分析,但他们和陈笃光一样,都是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想法,他们不能确定,也没有办法确定。

    陈笃中苦笑道:“三兄说的话我也赞同,但说不出道道来。可能这就叫,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”

三五文学网阅读网址:m.35wx.com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